Meta 二号人物桑德伯格将离职,谁会是扎克伯格的接班人?

释放双眼,带上耳机,听听看~!
据报道,在过去十多年,Meta 公司(前 Facebook)的一把手扎克伯格和二把手桑德伯格,都会在每个星期和开始和结束进行会面。这个“仪式”有很强的象征性,表明 Meta 的首席执行官和首席运营官保持紧密团结,共同领导着这家社交网络巨头

北京时间 6 月 6 日早间消息,据报道,在过去十多年,Meta 公司(前 Facebook)的一把手扎克伯格和二把手桑德伯格,都会在每个星期和开始和结束进行会面。

这个“仪式”有很强的象征性,表明 Meta 的首席执行官和首席运营官保持紧密团结,共同领导着这家社交网络巨头。

二把手离职

不过,52 岁的桑德伯格上周宣布了将离开 Meta 的消息,这将给 Meta 带来一个巨大的变化 —— 扎克伯格身边将再也没有一个权力巨大的二把手

扎克伯格很快宣布,将任命长期高管奥力文(Javier Olivan)接手桑德伯格的工作,但是之前,在 Meta 内部,首席运营官这个职务的权力已经弱化。今年 38 岁的扎克伯格旗下有四名干将,各自负责一大摊业务,他们向扎克伯格汇报工作,执行他的最高决策。

三位消息人士表示,扎克伯格之所以进行管理架构调整,是想要牢牢控制公司各大业务。

羽翼丰满

历史上,扎克伯格一直是 Meta 毋庸置疑的大老板,拥有绝对投票权,不过在年轻时,扎克伯格运营公司经验不足,因此他采取和和桑德伯格分权管理的模式。

消息人士称,在管理公司 18 年之后,扎克伯格羽翼丰满,他希望被外界当作 Meta 公司唯一的领导人。

上述扎克伯格的四位副手,包括首席技术官伯沃斯(Andrew Bosworth)、负责全球政策事务的总裁柯雷格(Nick Cleg),以及首席产品官考克斯(Chris Cox),以及负责业务增长的奥力文。

这四位干将分工明确,柯雷格相当于 Meta 的大使和对外形象,伯沃斯正在带领公司进入所谓元宇宙的概念,考克斯负责旗下社交产品家族(Instagram、WhatsApp、Messenger 和 Facebook 平台),奥力文主要负责数据分析、基础设施和增长战略。

显然,这四位干将的权力都将远远弱于过去的桑德伯格。之前,桑德伯格基本上负责公司日常运作,扎克伯格主要关注开发产品。

在上周发布在 Facebook 平台的帖子中,扎克伯格也谈到了管理架构调整,他表示,在新的架构中,并不会有一个人来取代桑德伯格的所有工作

他表示,Meta 公司的发展已经到了新阶段,内部所有的产品和业务集团需要更紧密团结和整合,而不是根据产品让日常运作相互分割独立。

美国哥伦比亚大学的教授法鲁尼(R.A. Farrokhnia)表示,Meta 公司管理架构的调整是明智之举,因为公司正在投资于元宇宙,已经摆脱传统时代桑德伯格领导的社交网络业务模式(以广告收入为主)。

法鲁尼表示,新的业务转型,需要 Meta 实行一种去中心化、更加传统的管理模式,许多人和业务汇聚在一起,能够产生一加一大于二的效果。

对于管理架构调整,Meta 的发言人拒绝置评。

泾渭分明

在过去很多年中,扎克伯格和桑德伯格的管理职权泾渭分明,内部员工分别称之为“桑德伯格侧”或是“马克侧”(“马克”乃扎克伯格的名)。

桑德伯格管理日常业务、政策和法务团队,拥有很大的自主权,扎克伯格则主要负责工程技术和产品开发团队。

不过,这种二元化的管理架构在 2020 年开始发生变化,当时,Meta 遭遇了各种丑闻和外部巨大压力,涉及到侵犯隐私、平台虚假信息和有毒内容等。

扎克伯格对内部员工表示,他对于向社会频繁道歉已经感到厌烦,希望能够把更多的时间和精力放在新产品开发上。

之后,扎克伯格接手了传统上属于桑德伯格的工作,其中包括对社会沟通、政策制定等等。他还招募了一些公共政策领域有经验的人才,并且提拔了忠于他发展愿景的心腹干将。

当时有三位高管获得了提拔,其中包括上述的伯沃斯、考克斯和奥力文,前两位已经在公司工作 16 年,奥力文则是 15 年。

这三人属于扎克伯格早期招募的管理人才,在开发 Facebook 早期平台上立下汗马功劳。

奥力文

奥力文今年 44 岁,在公司内部被称为“贾文”。最早加盟 Facebook 时,他负责国际市场增长,后来一路晋升。奥力文的社会知名度并不高,但是他领导着公司业务扩张,也负责维护公司技术基础设施。

伯沃斯

伯沃斯今年 40 岁,他力挺扎克伯格的发展愿景,充满热情,有时候甚至有点自以为是。今年初,伯沃斯已经被提拔为新任首席技术官。

伯沃斯负责虚拟现实和增强现实实验室,这个部门开发 Quest 等虚拟现实头戴设备,这也是扎克伯格力推的元宇宙概念的重要组件。据悉,伯沃斯和扎克伯格私交甚笃,经常一起度假。

考克斯

考克斯今年 39 岁,2005 年晋升为首席产品官。Meta 员工把他形容为“公司心脏”。另外,考克斯曾经在 2019 年 3 月离开 Facebook,但是第二年 6 月又重新加盟。业内有传言称,扎克伯格可能向考克斯承诺,“你就是我未来的接班人”。

两位消息人士称,在考克斯离开公司时期,他掌管的团队改为向扎克伯格和其他高管汇报工作。但是他返回公司至今,尚未恢复到过去的权力巅峰(比如有数千名工程师曾经向他汇报工作)。

柯雷格

柯雷格今年 55 岁,早年曾经在英国政府工作(曾担任副首相职务),2018 年加盟 Facebook。

桑德伯格招募柯雷格,是想让他负责最棘手的全球公共政策问题(桑德伯格自己的“烫手山芋”)。经过这些年,柯雷格已经成为 Facebook 的“外交部长”,他和全球各国政府打交道,在政策监管方面为公司利益奔走。

今年 2 月,柯雷格获得晋升,担任负责全球政策事务的总裁,直接向扎克伯格汇报工作。

接班人?

在 Meta 公司内部,许多人在猜测,如果扎克伯格将来离开公司,接班人将会是谁?

桑德伯格的离职,意味着接班人清单中少了一个人,但是谁来接班还没有明确的答案。

哈巴丝(Katie Harbath)曾经在 Meta 担任公共政策总监,去年离职。哈巴丝透露说,这些年,除了桑德伯格之外,没有其他人具备扎克伯格接班人的迹象

哈巴丝表示,在接班人问题上,扎克伯格希望有若干个选项,这是明智的,“如果只培养一个人,会有风险。”

给TA打赏
共{{data.count}}人
人已打赏
IT资讯

微信视频号首次筹备 618,对直播进行流量激励

2022-6-6 10:49:51

IT资讯

今日芒种:仲夏开始,收获可期

2022-6-6 10:49:54

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
    暂无讨论,说说你的看法吧
个人中心
购物车
优惠劵
今日签到
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
搜索